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新编现代京剧《燕翼堂》在京亮相

中新网北京7月2日电 (记者 高凯)7月1日晚,山东省京剧院创作演出的革命题材京剧《燕翼堂》亮相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以山东文艺创作最新成果为党的生日献礼。

新编现代京剧《燕翼堂》以临沂蒙阴燕翼堂刘氏家族的早期共产党人刘晓浦、刘一梦为探索民族解放、寻求救国救民之路而牺牲为背景,燕翼堂主事人刘合浦遵照其遗愿“革命不胜利,绝不入土”而浮厝在桑行,刘合浦由奉行“中立求生”以期保护燕翼堂家族平安,逐渐认识到“无国便无家、国宁家才安”,只有共产党才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毅然毁家纾难,觉醒反抗,投身革命。“燕翼堂”家族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共有20多人参加革命,7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据了解,《燕翼堂》是山东省京剧院在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大力支持下,出品的一部现代京剧,该戏剧是山东文艺界参评第十六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的重要作品,也是齐鲁大地过去几年来注重红色文艺创作的代表性剧目。《燕翼堂》曾作为第十二届山东文化艺术节开幕大戏首演,并入选第九届中国京剧节。

在其后围绕这部作品的专家研讨会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原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仲呈祥表示,《燕翼堂》在人物塑造上逻辑严密、不拘一格,其所呈现的刘合浦既不是革命现代戏惯常聚焦的“劳苦大众”,也不是高、大、全的“革命者”。

他认为,《燕翼堂》之所以能讲好一个代表历史变革、阐发民族精神的中国故事,原因有三。一是其事迹真实,在遵循史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审美表现。二是角度新颖,故事从刘晓浦、刘一梦的牺牲讲起,以刘合浦这位封建家族当家人的视角,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对社会各阶层的团结引领。三是守本创新,坚持戏曲以虚代实、营造意象、注重程式化的美学特质,坚持运用“唱、念、做、打”的艺术手段塑造人物形象。

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成员、秘书长,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崔伟指出,历史上,燕翼堂刘氏家族的子孙是最早追随马列主义,并以鲜血和生命在齐鲁大地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的一代先贤,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

崔伟表示,作为真实历史事件,《燕翼堂》的情节不能悖离真实,但可贵在剧作者却能从真实中营造起戏剧表达的生动效果。五场戏,起的悲喜跌宕剧烈,一系列的情理纠结、生死选择、生离死别都具有强烈的戏剧性,确实达到了悲喜的跌宕、紧张的危机、合理的转变、生死的拷问、荣辱的抉择、亲情的割舍,以致到最后的走向死亡对尊严的维护对家族的报答,一切都让剧作在故事讲述中选取的精准,营造的充分,效果和寓意升华出感人、灼人的艺术力量。而这种强烈讲述效果的背后则强烈体现了故事和人物的时代价值与精神震撼力。

“如果说《燕翼堂》为什么比某些新编现代京剧有着观赏的亲和感、吸引力,那么其注重戏曲讲述的本体效果,京剧呈现的独特魅力的努力和追求则是制胜之本。”崔伟说。

中国戏曲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王馗称,“燕翼”与“浮厝”两个重要的题材意象,高度地集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要义,同时被赋予了现代革命的新内涵,表达着革命文化进入中国人的生活后,为生命的绵延与断绝所带来的意象扩容和思想转化。刘合浦这个人物的典型性是《燕翼堂》戏剧题材内在规定的,其生动性在题材和文学表达中已然具备了的,显然全剧将艺术视角几乎全部聚焦在“燕翼堂”,舞台二度创作也以传统的斗拱门楼来强化这一传统文化空间,通过刘合浦和刘氏族人在这个空间中的生死抉择,准确地传达出了文化意象的涅槃重构。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所原所长王安奎指出,《燕翼堂》继承弘扬了20世纪60年代以来京剧革新的经验,使古老剧种在表现现代生活方面发挥了新的优势,舞台呈现出新的面貌。唱腔音乐有时代特色而又韵味十足。表演上也摆脱了以前革命历史题材戏的某些模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