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中国电影的2021:复苏、进击与“缺席”

中新网北京12月31日电 题:中国电影的2021:复苏、进击与“缺席”

中新网记者  高凯

2021年,中国电影呈演了疫情阴影下全面复苏的旺盛生命力,红火的票房之下,话题性和共情度成为影片成功与否的决定性因素,主旋律商业片势头强劲,而与此同时,“中部”作品缺席而导致的失衡之态却也愈发显露。

复苏:有力的回归

2021年,中国电影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在疫情背景下,呈现出一枝独秀的状态。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截至2021年12月29日,内地电影院线票房已经达到464.50亿元(人民币,下同),观影人次达11.53亿,相较2020年的203.14亿元和5.49亿人次,数据线的强势走高令人信心大增。

中国电影此前经历了极速生长,疫情前,10亿量级的影片数量和票房占比均逐年上升;而疫情后,2020年,由于营业时间仅半年,数量和票房占比均呈下降;2021年,此间院线回到正常上升趋势,且头部效应更加明显。

2021年,此间电影市场诞生了历史最高春节档(78.22亿元)和历史第二高国庆档(43.87亿元),在疫情仍有反复,停工影响尚未消失的情况下,今年内地院线的成绩单可圈可点。

从全球范围来看,无论是中国电影的复苏还是中国电影的未来发展尤其是锚定2035年电影强国建设的目标,都给业内带来了更多的信心和想象。

胜者:主旋律的进击

2021年电影院线,《长津湖》是最大赢家,高达57.72亿元的票房不仅是今年最高,更夺走了《战狼2》影史票房第一的宝座,刷新了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

疫情以来,海外大片引进大幅减少,而即便2021年有《007:无暇赴死》《沙丘》等好莱坞巨制在此间上映,国人对其热情也是肉眼可见的降低。与之相对的,从2020年《八佰》的救市到如今一举登顶的《长津湖》,国产主旋律商业大片进击势头明显。

2021年票房前十名中,除了《长津湖》,《我与我的父辈》《中国医生》与《悬崖之上》均为主旋律作品。此外,《1921》《峰爆》《扫黑·决战》也都是这一年中大银幕上很有存在感的影片。

一方面,海外大片的降温令中国自己的主旋律重磅作品有了更大成长空间,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日渐成熟,这些头部影片在制作水准上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而最重要的核心能量,或许还是源于内容上的进阶,更扣人心弦的故事,更生动的人物,在当下成功地唤起某种集体情绪,有了话题度、共情性,终端院线也就有了更高的人气。

作为《长津湖》的续作,《长津湖之水门桥》将于虎年上映,尽管具体开画时间未定,但不论是海报还是预告片,这部影片的每一次物料释放都会登上热搜,这足以证明观众期待的热情,也足以证明大制作主旋律商业片将要继续爆发的的进击之力。

失衡:“中部”的缺席

“我们一直缺少票房10亿上下的中部的类型片,如果有30部左右这样的类型电影,中国电影就会非常饱满。”尽管在一系列票房数字上呈现出勃勃生机,但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所提到的这一“中部”缺席的状况却在2021愈发明显。

以《长津湖》一飞冲天的国庆档为例,档期总票房43.87亿元,头名《长津湖》就达到33.9亿元,《我和我的父辈》不足10亿,可谓断崖式亚军,而它的身后更是一片“寂静”,其余十几部影片甚至完全难觅存在感。

单部影片票房与时间上的失衡在此显露无余,如果说从前的热门档期中“二八定律”经常见,那么至此,这一失衡状况甚至达到了“一九”,对此,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直言,“从总体上来看,中国电影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这种失衡,究其根本,正是尹鸿所言的“票房10亿上下”的“中部”影片的缺席,导致这种缺席的,一方面是疫情以来电影产业确实受到了残酷的打击,另一方面,从内容到制作,此间电影生产在类型化上尚需进一步发展。

多少令人欣喜的是,2021年还出现了类似《我的姐姐》《扬名立万》这样凭借扎实内容、新颖表达而赢得票房与口碑的“黑马”向作品,包括年初《你好,李焕英》“天时地利人和”之下的“放礼花”,这些并非大制作的影片的成功说明,国产电影与本土电影观众有更大的对话的空间,好的内容永远是大银幕所有吸引力的源头。

2021年即将翻过最后一页,据灯塔专业版数据,2021至2022的跨年场观影购票总人次已经突破100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