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我们听到了一个失散了74年的寻亲故事 寻找墙

寻找故事

《寻找》,不仅仅是一个寻找他人的平台,它还是一座维系人与人之间情感的桥梁,无论是寻找者还是被寻找者,在这里我们都能看到,情感是人的一生中最难以割舍的东西。

如果你想寻找他人或提供寻找线索,请拨打寻找热线:13707727310。

今报记者李宁琳 

家是人栖息的港湾,也是温暖人心灵的地方。然而,世事无常,也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去了自己的家。在《寻找》的平台上,我们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寻家者,有的人寻找成功了,有的人或许再也无法找到自己的家。但无论如何,只要我们还心怀家的温暖,便是人间四月天,处处无家处处家。

我想找到我的家

寻找人:计运防,80岁,

被寻找人:74年前失散的家人们

寻找发生地:柳州、桂林

寻找心愿:就算明知道这样的寻找是海底捞针,我仍旧想试一试,了却自己74年的一桩心愿。

寻找故事——

今年80岁的计运防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拨通寻找热线电话的,在朋友的转述下,我们听到了一个失散了74年的寻亲故事——

我叫计运防,柳州市柳南区流山镇马头村人。但74年前,我不叫这个名字,也不是柳州人,而是来自于桂林的“张云满”。

还记得那是1944年初,因为战乱,五岁左右的我和两个哥哥跟着妈妈逃到柳州的舅舅家避难。谁知道,舅舅一家也不知所终。大概那时候人人都在寻找避难之地吧。

找不到舅舅,妈妈和我们生活没有着落,就只能在舅舅的空房子里落脚;没有吃的,就到厨房找点锅巴泡水吃。

或许是因为食物不干净,两个哥哥没多久便生病去世了,剩下我和妈妈躲在一间破房子里艰难度日。然而,灾难接踵而至,有一天发生了空袭,房顶的木头梁砸下来,妈妈躲闪不及,被砸中了。

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妈妈很快便因伤病重,少不更事的我手足无措地守在妈妈的身边,只记得妈妈临终前已经无法说话,只在我手臂上咬了一口,心怀遗憾和不舍地离开了我。

逃难的四口人,只剩下我一人,我只好靠沿街乞讨为生。后来,在柳州遇到好心人收留,有了新的家,慢慢长大,跟着新的家人取了新的名字叫“计运防”。

直到如今,我依然很感激收养我的家人,让我能活下来,但也难忘那些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不知道他们身在何方,是否安好,是否还记得曾经流落在他乡的亲人?

虽然和亲人们失散了74年,但我依然还记得小时候的点点滴滴,记得我在桂林那个在象鼻山附近的家,家门前有条小河,我常常去玩水。家里共有七个兄弟姐妹,大哥和二哥是做木工的,有时也做棺材卖,我离家的时候,二嫂已经怀孕了。

三姐是做小生意的,经常做软糕上街卖;四哥帮别人家做事;五哥和六哥跟着我妈逃难柳州,最后没有活下来。

我排行最末,是老七,小时候,讲话总是带着湖南腔,外婆家在桂林的黄庙村(音),小时候我们经常去外婆家玩。

虽然小时候的记忆很有限、很零星,但这是我对亲人唯一的记忆,时常回忆,反而觉得似乎74年前的童年时光就像发生在昨天。

我如今已经80岁了,如果哥哥姐姐们还在世,也都是百岁了,《寻找》栏目的出现,让我有了寻找亲人的希望,很想找到哥哥姐姐和他们的后人们,还有桂林的家;很想再回家看一看,就算是海底捞针,也想完成这个心愿。希望大家能帮帮我,找到这条失散了74年的回家之路。

 下一页
第 [1] [2]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