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我误做小三要斩孽缘 弟弟却舍不得这个“姐夫”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记者热线:13078070413

邮箱地址:237229427@qq.com

讲述人:雅鑫(化名)女 30岁

公司职员 柳州人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有些错一旦开了头就没完没了。我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和一个男人结下孽缘。

1

误做小三,弟弟却被打

一个极其普通的饭局,我吸引了邝霖的注意。当时我正单身,他也自诩单身,还说我们有机会。

饭桌上好几个女人,几乎都是单身,邝霖唯独注意到我,因为有人提及我的名字里有个“鑫”字。邝霖一听,马上让大家安静,亲口向我确认:“你名字里面的‘鑫’真的是三个‘金’那个‘鑫’?”我回答他:“就是这个‘鑫’,难道我的名字我自己还会搞错呀?”邝霖直愣愣地盯着我许久,笑了笑说,他不仅喜欢我的名字,更喜欢我的性格,希望我做他的女朋友。

我没有接受他的表白。

第二天,一大束红玫瑰送到我上班的地方。玫瑰里没有任何卡片。我猜,应该是邝霖送的。我向送货人描绘邝霖的长相,想确认是不是他。送货人说他没见过订花人长什么样,但是花店老板跟他说过,这样规格的红玫瑰要连着送一个月,订花人已经交了全款。送货人逗趣道:“这个月我们要天天见面,你莫嫌我烦。”听闻我将天天有花收,办公室沸腾了,大家都羡慕我。

第三天,玫瑰如约而至。

到了周五,我已经收到五束玫瑰。周末到了,送货人应该歇歇了吧?谁知,邝霖不知道向谁打听到了我的住址,周末两天玫瑰直接送到家里。小区里的邻居可比同事八卦多了,大家都在议论我被有钱人追求,都等着吃我的喜糖。我百口莫辩。每每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办喜事,我都敷衍过去。

我当时一个人住在父母单位的老房子里,父母和弟弟住在别的小区。很快,我有追求者的事传到了家人的耳里。得知邝霖未婚,又有经济能力,家人都不反对我和邝霖试着交往,弟弟尤其积极,他说自己的生意和邝霖相近,如果邝霖做了他的姐夫,他以后能少走很多弯路。弟弟的想法其实有些自私,他都不关心我是不是喜欢邝霖,只惦记着能从邝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

玫瑰送了半个月,我和邝霖没见过一面,我甚至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对他表示感谢。一天,朋友阿芳提议到我家吃饭,还说会叫上很多人。为了这顿饭,我提前拟菜谱,准备了近十个拿手好菜招待大家。谁知,这顿饭是个局,是邝霖想了解我厨艺的一个局。我的厨艺得到了所有人的夸赞,邝霖更是不吝其词,从头夸到尾,每个菜都夸,他对我的心思再明显不过。

邝霖人不差,他对我这么有耐心,我其实已经动心。饭桌上大家一起哄,我顺势接受了邝霖。

邝霖迫不及待地带我去看他的大房子,房子刚装修完不久,要晾一段时间才能入住。邝霖说,他的父母在老家,不会来柳州跟他一起住,他现在一个人生活,真的很孤单。他吵着要搬进我的旧房子。

我们同居了。

邝霖对我很好。以前我不舍得买的好手机、好衣服,他都帮我买了,还给我买名牌护肤品和化妆品,我的消费水平瞬间上了几个档次。但我始终不忘节俭,其他方面不敢奢侈,更不会辞掉工作。

2015年7月,我和邝霖恋爱满3个月。

7月底,妈妈告诉我弟弟被人打了,脸上和上身都是伤。无论他们怎么问,弟弟都不说被谁打,也不说为什么挨打。我把弟弟拉到我家,逼问了好久他才招。没想到,打弟弟的人居然是邝霖。

弟弟被打,是因为他发现邝霖其实已婚,还有两个孩子。弟弟想把这件事告诉我,之前他先打电话试探了邝霖的态度。邝霖觉得被弟弟威胁了,于是带人去找弟弟。他们吵得很厉害,一怒之下动了手。

虽然被打了,弟弟却自觉活该,因为是他让邝霖误会他在威胁邝霖。弟弟的口气满是自责。我嗅到了异样的味道,坚持要和邝霖分手。弟弟却苦苦哀求,让我别冲动:“他跟老婆早就没有感情,他老婆又在老家,你在柳州可以光明正大跟他在一起。”我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下一页
第 [1] [2] [3]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