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有谁留意过铁路旁那排静静矗立的灯塔

  【春运进行时】

  有谁留意过铁路旁那排静静矗立的灯塔

  ——记中国铁路昆明局九〇后灯塔检修工

  光明日报记者 任维东 光明日报通讯员 张伟明

  早晨6点,当人们开始新的一天的时候,一群在云南高铁昆明南站工作的90后拖着疲惫的身躯静静睡去。每天会有许多旅客乘坐火车出发或到达,也许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些静静矗立在铁路旁的灯塔,在火车川流不息的线路上,这群90后用拼搏、勇气、担当为铁路春运提供安全保障。

  春节回家,遍布于火车站各处的投光灯塔,给人们带来了光亮。而为了完成灯塔检修工作,这群90后男孩深夜不睡,爬高上梯,在30米高的灯塔上一干就是一个通宵,日夜颠倒的工作也让人亲切地把他们称为“星星男孩”。

  2月11日晚上11时许, G2889次列车抵达昆明南站。全副武装的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昆明供电段的“星星男孩”——21名平均年龄24.6岁的灯塔检修工,穿过车站500米外的杂草深沟,登上30米高的灯塔。

  由于高铁动车一般是白天开行、晚上停轮保养,所以他们的工作只能安排在凌晨1点至5点左右进行。他们每5人为1个小组,两人到塔顶负责检修保养灯具,两人从上到下对塔身的连接螺栓进行防松处理,1人在地面上从事辅助工作。

  “下面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如临万丈深渊”“说话和咳嗽都感觉塔在晃……”从塔底到塔顶有140阶直梯,相当于10多层楼房的高度,灯塔越往上越细,到一定高度,就能感到强烈的晃动。“完全就是自己凭感觉,灯塔就像一根铁棍一样支撑着自己,非常孤独,非常害怕。”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攀爬灯塔,工长代冰涨红着脸说。

  时间长了,他们慢慢摸索出了经验,塔摆时,人也摆,塔往哪摆,人就跟着往哪儿动,做到人塔合一。

  然而,每次爬上塔身,每个人需要背负重3公斤的工具和材料,脚踩在7厘米宽的副角钢上,时上、时下、时左、时右,检修一座投光灯塔,需要挥动扳手上千次、松卸紧固螺栓2500多颗,移动脚步上万次,随着他们动作晃动的头灯,犹如夜空的星星。

  每座灯塔有600多颗螺栓,他们全部检修一遍,需要在灯塔上站两三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而春运之前,这群90后要对沪昆高铁、云桂铁路云南境内的104座投光灯桥和灯塔,1200多个射灯,6万多颗螺栓进行检修维护,连续通宵成了工作常态。

  这是一份精细活。塔顶作业需要两人通力配合,打磨接线端、整理电源线一样也不能落下。检修塔身时,每一颗螺栓都要用力矩扳手紧固,再涂防松剂,螺栓过紧易坏,过松塔身易倒塌,每一步都有精细的标准。

  晴天还好,如果遇到下雨,作业的难度就会增加,灯塔会变得又湿又滑。说起自己惊险的一幕,27岁的检修工赵贤记忆犹新:“有一天晚上下了一场小雨,我脚踩角钢,整个身体就顺着下面一直滑,当时我还以为是安全绳没挂到位,整个人吊在了空中,当时就把我吓蒙了。”

  “干一千次一万次活,只要出一次差错,命就没了。”30米的高度,一个螺帽掉下来可以直接砸伤人,为了避免高空坠物,他们每件工具上都绑上了防坠绳挂在身上,并且每一位作业组成员每做一个动作,都会自己呼唤应答,自己提醒自己。即便这样,站在下边检修的职工也会“遭殃”。灯塔上覆盖的灰尘、铁锈、鸟窝里的稻草还会时不时往下掉,在下边干活的人,就会觉得漫天“毛毛雨”,弄得眼睛都是通红的。

  代冰说:“有的灯塔上还会有马蜂窝,马蜂直接透过衣服就蜇到肉里了,我被蜇了好几次。”

  检修作业是枯燥的,为了增加工作的乐趣,每一个检修小组干起活来会比质量、比速度、比安全。正常情况下,一个通宵一个作业小组连续干两座灯塔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谁能干第三座灯塔,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心理上会感觉很自豪,所以他们都以能干第三座灯塔为荣。

  很多人参加工作两三年了,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是报喜不报忧,家里人只知道他在铁路上从事电工,具体干的是什么并不清楚。

  “其实我母亲很担心我,我们上完夜班要回去补觉,每天醒来,手机一打开,第一条信息都是妈妈发的。”23岁的检修工房孟冶红着眼圈说。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奋斗的青春最美丽!”这群90后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给人们多带一点光明。

  《光明日报》( 2018年02月14日 10版)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