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恋人突变 女子当年很傻很天真

当年很傻很天真

讲述人:廖吉云(化名)女 29岁 个体户 柳州人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文字整理: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韦黎

这年头,把初恋当成此生唯一一段恋情来谈的人,还有吗?那年,二十岁出头的我,怀着死心塌地的心情,投入了一个男人的怀抱。殊不知,我此后的人生一直在为当年犯下的这个错埋单。

1

恋人突变

我和张翔是初中同学。读书时,一大群人一起玩耍,我们根本没有留意到彼此。初中毕业后,我到柳州市区读中专,张翔的妈妈要求他补习考高中。可是补习连考了两年,他都没有考上高中。高中没考上,读职校的时间又错过了,年满十八的他干脆出来打工,自己挣钱养自己,不再靠家人。

我工作之后,那天,几个朋友替我过生日。我们打算先吃饭,再开一个包厢唱歌。吃饭时,邻桌正好是张翔。得知我过生日,他悄悄地替我们埋了单。我非常不好意思,硬是要把钱还给他,他却不收。

为了表达谢意,我邀请张翔和他的朋友一起去唱歌。他欣然同意。大家都是同龄人,坐在一起可以聊的话题非常多。可张翔一直保持沉默,明目张胆地盯着我看。大家都看出他对我有意思,于是都撮合我们,为我们创造机会。只要有对唱的情歌,话筒都会落到我们手上。我和张翔只好硬着头皮把所有歌曲唱完。夜深了。陆续有人离开。我准备把账结了,早点回家休息。

当我走到前台时,张翔又把账结了。看着他手里的结账单,我恼了,说过生日的人是我,该我请客,不能两次都让他结账。张翔深情地看着我,说他过几天就要离开柳州,以后再也不能为我做事了。听说他要离开柳州,我非常沮丧。相识多年,我才对他有心动的感觉,他却要走了。

我回包厢收拾东西。出KTV大门时,张翔站在门口。他在等我。朋友识趣地先走了,留我和张翔独处。

我们沉默了好久,谁都不开口说话。突然,张翔抓住我的手,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我从未谈过恋爱,一点经验都没有。被他紧紧地抓着手,我心跳加速、热血沸腾。可是,就在我准备答应他的时候,他突然泼来一盆冷水:“我马上要离开柳州了,这个时候跟你表白,太不负责任了。”他越说自己不负责任,我越动心。我紧紧地拉着他,说他即使明天就走,我也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张翔欣喜若狂。那晚,我们都没有回家。我把自己的初恋给了这个男人。

张翔已经买好车票,肯定要走。送他上火车时,我们难舍难分,好似一对相恋多年、感情笃深的恋人。

分别时,我叮嘱张翔:“到了一定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一直在柳州,我的电话不会变。”他重重地点头,说会第一时间向我报平安。可是,到达打工地已经几天,我迟迟没有接到张翔的电话。我到处打听他在外地的号码,半个月后才打听到。终于打通他的手机,我既焦急又担心,他却态度冷漠,甚至质问谁把号码给我的,回柳州他要找那个人算账。我懵了。难道一离开柳州,张翔就被换了一个新脑子,从热情似火的恋人变成一个冷漠的陌生人?我的心寒了。

 下一页
第 [1] [2] [3]  页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