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男友公然抱着情人对她这么说 想复合被她这样回

破碎的爱 回来我也不要

蔚新敏

凌风和我在同一所警官学校,我们同一年级,来自同一城市。

那段时间学校门前修路,沟很宽很深,几块木板搭了个简易桥可到对面。一日我买完东西返回时,桥却被拆了,很是郁闷。凌风在对面,也在找桥,发现我,大喊:“同学,给我带份牛肉面过来!”口气不容拒绝。

我拎着牛肉面,凌风指挥我顺着坡道下到沟底,我智商为零只会听他的了,蜗牛似地在沟底走,凌风在上面也伴着我走,像灯,照着我的路,走了三百米终于上坡,回到学校。近了看凌风,眼睛忧郁中充满故事,声音磁性,自带磁场。我们闪恋。

凌风脑瓜好使,上学时就炒股,四年大学,他赚了一套房子,说是我们的婚房。他宣告是我的桥,保证我一生平平坦坦。

毕业后,我和凌风回了原籍,我在政府部门他在派出所,我闲,他忙,每每跟我吃饭,他都异常兴奋,问原因,他说是工作,保密。偶然一次,凌风的发小说凌风上学时,常受同学和社会上的人欺负,他立志当警察。做警察三年,曾欺负他的人都被收拾了。哦,明白了,凌风每次约我都是收拾了一个“仇人”,暗自欢喜,眼烁烁生辉,像完成人生重大使命一样需要庆祝。我莫名担忧。

后来凌风调到了别的辖区。他买的房分下来后,我们开始张罗装修,凌风很霸道,窗帘、床罩、沙发套这类琐碎小事他也要做主,我喜欢淡淡柔和的颜色,他喜欢大格子,谈不拢就吵,吵过了还得听他的。还好婚期未定,新房装修完,都想平静一下,不用天天见面。这一平静,就开了天窗,凌风鸟一样自由了,很少看到他的人影。

一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位所长配合辖区旅馆涉赌被处分,我第一感觉就是凌风,凌风不承认,城市太小了,想打听点事根本不费劲。凌风的所作所为让我颜面扫地,果然是他,知法犯法。凌风暴躁地说:“我懂,别管我。”还警告我再打听他,就跟我分手。我用在学校学的那点可怜的擒拿术把凌风巧妙控制,郑重告诉他:“说分手的不是你,是我!”他赶紧说跟我开玩笑呢。一起风风雨雨走来,实话说,我舍不得他,他像任性淘气的孩子,我总感觉管管就好,殊不知,凌风不是孩子,他有他的轨迹。

凌风又调离到另一所。凌风辖区有个少妇,家里水管坏了打110,电坏了打110,房间有蟑螂也打110,辖区警察都烦她,就让凌风去处理,去了一次两人就熟了,再后来,那女人常邀请凌风过去吃饭。有次被人家老公看到,发生口角,差点动手。我碰见的那次凌风正要进小区,好久不见,我真觉得他陌生了,头发乱了胡子长了,凌风说他来出警。说得闪烁。我说陪他出警,他说好吧。凌风居然自己拿钥匙开的那家门。原来,女人已经离婚了,这里凌风来去自由。凌风敢做敢当,他一手揽过那女人,吐着烟圈,说:“跟她在一起,倍儿轻松!”

我们的爱情,在他冷漠的眼里,如泡沫,消失在背光的角落。我说:“我也同样轻松了。”爱上一个不靠谱的人,就像乘上了永远不靠岸的船,风来怕,雨来怕,浪来了也怕。分手是解脱。

来日方长,各自保重。最好不相见。

凌风的消息不间断飘来,开了家珠宝店;有钱了,常请客,各种领导各种朋友;凌风又换部门了,换女朋友了,换房了……这些于我,远不如明星八卦有趣。

同学的婚礼上,我与凌风不期而遇,他摇着红酒,眼神灼热而迷茫,说:“若你没嫁,咱还继续吧。”我只回他一句:“我若嫁人,那人定比你好!”他立刻定格,脸上的红晕一层层褪去,像回忆,慢慢没了痕迹。爱,破碎就破碎了,回来,我也不要。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