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女学生写情书追到帅气男老师 结婚后她看不起他

  核心提示:我和军是师生恋,那时,我还是一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女学生。年轻的军长得真好看,就像从偶像剧里走出的男主角。我不漂亮,在众多渴望做偶像剧女主角的女生中毫不起眼,但我写得一手好文章。当讲台上的军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时,我知道他的心乱了,那一封封文采斐然的情书看来没有白写。…… 

  军出走半个月了,电话、QQ、微信,我能知道的联系方式都用了,就是找不到他。我有种预感,这一次,军是认真的,或许,我真的要失去他了。

  我和军是师生恋,那时,我还是一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女学生。年轻的军长得真好看,就像从偶像剧里走出的男主角。我不漂亮,在众多渴望做偶像剧女主角的女生中毫不起眼,但我写得一手好文章。当讲台上的军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时,我知道他的心乱了,那一封封文采斐然的情书看来没有白写。

  婚后,我渐渐发现,我们两个并非同道中人,我习惯了人间烟火的熏染,军仍在爱情的云霞中做梦。军是个十足的书呆子,眼看着他的同学,有的高升,有的转行,他却安心教书育人,不急不躁,围着小家转得心满意足。

  几年后,我所在单位开始改制,只发可怜的生活费,有条件的同事纷纷另找门路。我着急上火,军安慰我:“别担心,有我呢,我多带一个班的课,拿多一点课时费就好了。”我暗自冷笑,那么一点微薄的课时费,他竟然好意思挂在嘴上!

  既然军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了。我骨子里是一个爱折腾的女人,人家能挣钱过好日子,我也能。

  就这样,我成了老板娘,生意慢慢做顺了,房子车子票子都有了,而这一切都是我辛苦打拼出来的,我终于凭自己的实力狠狠还击了当年那些女生的嘲笑。走南闯北开订货会,和形形色色的客户打交道,我的眼界越来越宽,想法越来越多,对生活也越来越不满足,成天想着如何把生意折腾得再大一点。

  不知从何时起,我爱把军和那些生意场上成功的男人作比较,越比越觉得军太老实,活得太窝囊了,混了十几年,还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匠。我是女人,也想有副有力的肩膀靠靠,让自己歇歇,但军一点忙都帮不上,仍然优哉游哉地沉浸在他的书香世界里。

  争吵,不知不觉成了家常便饭。我说军不思进取,除了那点可怜的傲气,再无值钱的东西。军说我俗不可耐,眼里除了钱还是钱。

  最后一根稻草来自冬季订货会的即将到来,店里压着大量夏季的货,资金周转不过来,我急得只差吐血。那天早上,我心情很糟,军出门前找不到车钥匙,问我,我一急,不耐烦地说,开什么车?你挣那几个钱都不够油钱的!我忘不了军听到这句话时望着我的神情,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自己锁在了书房。我有过短暂的后悔,却不愿低头。

  整个暑假,军不像以前会来店里帮忙照看,他选择一个人去旅行,说是要独自静静,好好考虑下我们的关系。我以为他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没想到,旅行回来,他搬回他父母家,不管谁劝,再也没有回来过,现在,干脆玩起失踪。

  军走了,孩子住进了学校,家里空荡荡的,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我,我一个人。望着镜子里那个被岁月侵蚀得面目可憎的女人,我不敢相信,年轻时自己也曾为了爱不顾一切,为了军身上那股淡淡的书卷气迷得要死要活。

  想当初,我看上军的,除了那一副赏心悦目的好皮囊,就是他身上那淡泊宁静的气质,可是,从何时起,我竟然把那么美好的东西残忍地践踏在脚下。

  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舍弃繁华,与军相伴到白头。但,我还找得回我丢失的爱人吗?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