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准女婿被人设计“撬”走

准女婿被人设计“撬”走

准女婿被人设计“撬”走

失恋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如果一个人的感情足够坚定,那么谁也撬不走。如果被撬走,说明他爱得不够深,更不值得拥有。

挑刺

知道女儿茵茵恋爱后,我着急地想了解茵茵男友的情况。我吃过的盐比茵茵吃过的米还多,找男朋友这种事我必须给她把关。

那天,我和朋友喝早茶,茵茵在我的催促下终于发来男友小辰的照片。我刚点开照片,朋友们已经把头凑过来围观我家的准女婿。看完照片,她们表情各异,然后才夸小辰长得不错,是个好男人的相貌。这群朋友我太了解了,她们只是顾及我的面子才没有数落小辰,心里肯定在挑刺。

我是个好面子的人。我认为茵茵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完全可以找一个比小辰还要帅气、优秀的男人。于是,当着朋友们的面我开始挑小辰的刺,说他皮肤偏黑,脸上还有几颗痣,眼睛也不够大,如果将来生个孙女长相像他,孙女也不会漂亮到哪里去……一开始,大家安静地听我一个人挑刺。我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她们看清了我的态度,也跟上我的步调开始挑起刺来。

张裙的嗓门最大:“茵茵长得这么漂亮,小辰和她在一起真的配不上,年轻人谈恋爱还是要多了解,不要陷得这么深,免得拔不出来。”说完,她也列了几项小辰的缺点,她似乎也看不上小辰。

张裙的女儿叫小芙。小芙的长相很一般,学历也一般,和茵茵没有可比性。如果连张裙都看不上小辰,我却看上了,岂不是很掉价?我的朋友对小辰一致不看好,这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决定棒打鸳鸯阻止茵茵和小辰继续交往。我给茵茵发去消息,措辞严厉地命令她和小辰马上停止。

茵茵没有搭理我。直到傍晚下班,她还是没有表态,可见她有自己的想法,不想受我的控制。我气极了,酝酿着等她回家吃晚饭再好好地教育她一番。孰料,茵茵不是一个人回家,她带着小辰。

见到小辰的真人,我吓了一跳。他的皮肤很好,穿着简单却有风格,而且彬彬有礼,是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

我狠狠地瞪了茵茵一眼,怪她不打招呼就把小辰带回家,更怪她发了那么一张照片给我,让我对小辰的第一印象不好。我的这些心思,茵茵猜到了。她狡黠地问我:“妈,今天早上给你发的那张照片刺激到你没有?你之前对我的命令还算数吗?”茵茵的意思只有我懂。早上,她故意发小辰被晒黑的丑照给我。现在,她逼着我当着小辰的面表态,明摆是要我同意他们交往。

我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等到吃饭后水果。我笑盈盈地对小辰说:“阿姨支持你和茵茵继续交往,但结婚是大事,希望你们多点时间了解。”茵茵却拆我的台:“妈,你不是总喊我尽快成家啰,年纪再大就不好生娃仔了。”我又瞪了茵茵一眼。见我和茵茵的眼神你来我往,小辰自己表态了。

“阿姨,我和茵茵都是成熟的人,我们都晓得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你不用担心,我们会认真了解,不会做任何冲动的事。”小辰的话一出口,我悬着的心落了地。就在这时,茵茵又拆我的台:“妈,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们不会冲动的,你放心。”女儿也表态了,我还能说什么。

小辰一走,我顿时松了口气。茵茵见我这副模样,严肃地问:“妈,你真的同意我和小辰交往?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最好跟我讲实话。”我想都没想就回答:“我见小辰人蛮好的呀,既然话都讲出口了,我当然同意你们交往。”茵茵高兴地在我的脸颊亲了一口:“谢谢妈妈!”

因为有事要忙,我连续半个多月没时间和朋友见面喝早茶。再聚时,我把同意茵茵和小辰交往的事告诉了大家。听完我的讲述,大家纷纷祝福两个孩子,希望他们交往顺利,只有张裙例外。

张裙一直沉默,她说上火了嗓子不好,只听不说。大家见她这样,不再找她说话,让她静静地坐着。

喝完早茶回到家,茵茵居然也在,她说心情不好,请了事假回家休息。一问才知,最近半个月小辰对她很冷淡,两人根本不像正在热恋中的情侣。茵茵轻声问我:“妈,你最近没跟小辰说什么吧?”我信誓旦旦,自从上次见完小辰,我再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交流,更不可能对他说什么。

茵茵半信半疑。

她自我安慰:“可能他最近工作太忙了,应酬太多了。”我建议她找小辰当面问清楚,茵茵哭了,说她约了小辰几次,他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却帮不上任何忙。茵茵反过来安慰我,还说她明天去堵小辰。

我一夜未眠,因为担心茵茵去堵小辰会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我想跟茵茵一起去,又怕我的存在让他们尴尬。于是,我决定偷偷地跟在茵茵的后面。第二天中午,小辰下班去吃午饭,一下楼就看到茵茵。

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一起朝快餐店走去。我戴上鸭舌帽和口罩,跟在他们后面也进了快餐店。点完东西坐下,小辰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他生气地说了一些话,茵茵委屈地在一旁听着,她想开口解释,却被小辰制止了。东西还没吃完,他们已经谈崩。小辰生气地站起来,似乎要离开。

他没有离开,而是朝我坐的桌子走来,站在我的面前大声说:“阿姨,你想跟踪我们就做得高明点,又是帽子又是口罩,我早就发现你了。”我只好摘下帽子和口罩。直到这时,不远处的茵茵才知道被我跟踪了,她的眼里只有小辰,根本没有留意到我。茵茵也走了过来,她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妈,你为什么总是帮倒忙?你害我害得还不够嘛!”说完,她扭头就走。

快餐店里只剩下我一个,所有的顾客都在看我,场面尴尬极了。我拿起帽子和口罩准备走,服务员拦住我,说小辰离开时跟前台打过招呼,他们那桌的餐费由我来付。我气愤地掏出钱付款。

回到家,茵茵已经哭成泪人。

原来,小辰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我对他的评价:我嫌他黑、脸上痣多、眼睛小……喝早茶时我数落小辰的那番话,一句不漏地传到了他的耳里。事情太诡异了。这些话只有我的几个朋友知道,难道背后向小辰传话的人是她们中的某一个。这个故意传话破坏茵茵感情的人是谁?

 下一页
第 [1] [2]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