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山水故里情 乡愁心中吟

山水故里情 乡愁心中吟

那是壮族村寨,宁静致远的明清古民居群落,清新婉约的阡陌幽巷,在时光的辉映里生机蓬勃;那是千年瑶乡,六百多年的孔庙,庄重雅致的周渭祠,气势恢宏的盘王阁,在时光的流转中坚守岁月的韵味;那是千年侗寨,百年福桥、质朴鼓楼在历史长河的蜿蜒中蜕变重生;那是海边地角,渔港风韵、疍家风情在潮起潮落中摇曳生姿……在“美丽广西”乡村建设热潮中,本期“花山”特约作家撰文,探寻经年流转中寄存于乡村的延续不断的文化基因,探讨当下乡村建设所应融入的审美元素,用艺术笔法描绘八桂大地的美丽与乡愁……

—— 编 者

缘分恭城

恭城周渭祠。

彭 匈

我与恭城缘分不浅。

读小学的时候跟几个同学结伴,去恭城赶过一次闹子,那地方便给我留下了一种莫名的好感。此后心中常常叨念,文庙武庙,神奇殿堂。一座敬着孔夫子,一座供着关云长。文能治国,武可安邦……那日不知不觉,日头偏西,喝足了油茶,我方依依不舍地渡过茶江,踏上归程。

恭城不是我的故乡,我却对它产生了缠绵不尽的乡愁。

冥冥中似乎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大学毕业那年,我分到了恭城工作——原本的方案我是分到另外一个县的,突然一个改动,我的命运便投向了那个从小便魂牵梦萦的小县城。报到之后更让我惊奇得说不出话来:我的工作单位是县文化馆,文化馆的办公地点就在文庙里面。而我的宿舍又在紧挨着文庙的一排小平房里。每天走出家门,十分肃然地望一眼那块刻有“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的石碑。穿过“礼门”,拾级而上,就是我的办公室——状元桥左则的一个小厢房。厢房旁边是座碑亭,伟岸的石碑上刻着歌咏孔子及其门生颜回、曾参、子路等人的文字,为康熙二十五年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奉敕敬书”。

这座始建于明永乐八年的当时全广西最大的庙宇,见证了我人生的几个重要段落,给予我的是一种饱满而醇厚的文化侵淫。1984年,我成了这里的县委宣传部部长。如果说此前对于恭城,我只是有一些生活上的亲近;此后我的工作之一便是对这个古意盎然的地方作一番较为周全的考察。我欣喜地发现,恭城这个面积不大交通也不算发达的地方,文化符号之多,却是一些周遭大县均难以比拟的。

堪称恭城文化符号的,除了文庙武庙,过一条青石板街,又可见闻名遐迩的周渭祠;远处耸立着的银殿山也是恭城的丰碑,它孕育了令恭城人倍感自豪的大宋监察御史周渭;银殿山麓,恭城的母亲河茶江蜿蜒而来,她的灌溉和漕运功能,不仅滋养了恭城一方百姓,而且迎来邻省的行商坐贾,遂有了热闹非凡的湖南、广东、江西、福建四大会馆。茶江顺流而下,在平乐与漓江、荔江汇成桂江,合成西江,奔向南海;沿茶江溯流而上,过古来兵家必争之地龙虎关,就是湖南。明白了,这是一条货畅其流的“湘桂通道”,也是一条南来北往的“文化通道”。中原文化、湖湘文化、闽粤文化、汉人农耕文化、瑶人山地文化,在这个地方形成百川交汇之势,凝成了一方繁复而厚实的特有文化形态。“讲起恭城有土俗,常拿油茶来泡粥。油茶好比仙丹水,人人吃了喊舒服!”毫无疑问,山歌、油茶、柿子、桃花,也都是恭城不可须臾或缺的文化符号。

离开恭城,忽忽30年矣。证明我没有忘记那个地方的证据是,我写过介绍恭城风土人情的文章不下10篇,我还在电视台“历史文化大讲堂”专门讲过一场《恭城油茶——来自瑶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13年,为完成参事考察项目,我到了龙虎关,还参观了几个别墅成群的新农村。老树新枝,旧貌新颜,房舍之醒目,环境之优雅,不由我不发沧桑之感慨。恭城的文化符号,频添新的内容。这个地方,值得常去。



 下一页
第 [1] [2] [3] [4]  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