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广西文化 > 正文

广西原生态民族服饰:穿衣与吃饭的难题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记者 甘宁

6月3日,在广西博物馆的影展现场,4条四五米长的民族刺绣布幅吸引了几位外国友人的目光。“广西还有人穿这些服饰吗?”有人通过翻译询问影展的作者梁汉昌。“这确实是广西的少数民族自己制作的传统服饰,但是穿的人越来越少了。”梁汉昌回答。在这个以民族服饰为主题的影展——《没有围墙的博物馆——霓裳摇曳的中国隆林》中,梁汉昌用镜头记录了令人惊艳的广西原生态民族服饰,也表达了对民族服饰传承的忧思。

同样的民族刺绣,在广西博物馆的纪念品柜台,每30厘米见方的绣片以1600元出售,这简直抵得上边远苗寨中一个三口之家的年收入。但在许多民族村寨中,这些民族工艺几乎没有为家庭创收的机会。“工艺没有变成产业,就像拿着金饭碗没有饭吃。”梁汉昌忧虑地说,民族服饰传承困难,根源恰恰是贫穷。

“绝版”服饰散发光彩

2002年8月,时任摄影记者的梁汉昌回到家乡隆林采风,从此开始了长达5年的民俗文化记录之旅。

隆林各族自治县地处大石山深处,旅行者比较少见,来的多是摄影家和记者,因此得以保留浓郁的民族风情。当地的苗、彝、仡佬、壮等世居民族的群众平日仍穿着传统服饰,成为隆林一景。

这些服饰有着独特的图案、鲜艳的色彩、古朴的造型。花苗少女的一个头冠,是精心收集自己落下的头发编织而成的;清水苗的一个头饰,要用上千颗珠子;苗女的一件上衣,包含了蜡染、织锦、挑花三种工艺;壮族妇女的衣服,还保留着衣、裙、裤的“三层楼”特色。

而这些繁复的服饰,也秉承着古老的制作方法:妇女种麻,自己纺线织布;染色,是用兰草和石灰制成的蓝靛泥;织锦,用的是木织机和白纱青纱;蜡染,靠的是一把蜡刀,徒手绘出随心所欲的花纹;制作百褶裙,则是用手叠出褶,揉皱,再用重石碾压,十分复杂;挑花和刺绣更绝,不用绘稿、不用打样,全凭想象力在黑布上插针,挑出层层叠叠的花纹。一套衣裙,妇女们就算是用上所有农闲时间,也往往需要两三年才能完成。

在采风过程中,梁汉昌称自己常常是“跪着拍摄”的,因为这些原生态的民族文化,深深地感动了他。他展出这些服饰照片时,在说明中加上了“绝版”二字,他说:“若不加以保护,再过些年,老一辈渐渐故去,年轻人受外界同化,人们很可能难以见到这些民族服饰了。”

技艺流失令人忧

除了被国内外的收藏“军团”收购,民族服饰的更大危机在于传承者的减少。

2003年春节,梁汉昌到隆林蛇场乡马场村大坝屯采风,全屯五六十户人家中,只找到一个人会唱原生态的山歌,中青年妇女中会做传统服饰的也很少。由于贫困,许多年轻人到外地打工,带回来的都市文化,也对村里的农耕文明带来了冲击。

T恤衫、衬衣、西裤、流行音乐成为许多民族村寨的时尚。梁汉昌说,事实上,许多村民仍然觉得民族服饰是最美的。在苗寨,一听到梁汉昌说要拍照,不少妇女都跑回家换上了最隆重的民族服饰。

但是,年轻人外出打工,给文化的传承带来了断层。“十六七岁就出去,一去就是八九年,怎么还记得那些手艺?”在这方面,最令人忧虑的是女孩的出走。

2002年,梁汉昌在隆林拍摄了花苗少女杨美玉的系列照片。15岁的杨美玉心灵手巧,身上穿的盛装全是自己一针一线挑绣出来。次年春节,梁汉昌重访故地,却听说杨美玉已经被一个河南来的汉子带走,对方付了大约3000元,相当于杨美玉一家6年的纯收入。

女孩的出走,让传统服饰后继乏人。比如,火麻是传统服饰最重要的原材料,以前的苗族家庭都会在自家的地中留出一部分种火麻,8月份收割以备制作衣料。梁汉昌说,5年中他走访了上百个苗寨,看到的火麻地还不到10亩。“因为做的衣服不多了,要做也是去商店买现成的布料。但是那种工厂织出的布料是没法和手织布比的。”梁汉昌说,手织的火麻裙摆动十分有韵律,简直是“村里流淌的音符”,但买来的布就没有这种质感了。

“穿衣”与“吃饭”互补

“她们有这门手艺(做服饰),其实用不着出去打工。”梁汉昌在了解民族手工艺品的行情后,深为那些少数民族妇女惋惜。

“就拿那块30厘米见方的绣片来说,一个技术熟练的苗女只要半个月就能绣完,在工艺品市场上可卖600~800元,和她外出打工的月薪差不多。”梁汉昌说,“可惜,目前并没有人做这项产业开发。”

没有产业就没有销路,妇女们制作的民族服装只能自穿,还不能从实用品转为工艺品,给家庭带来收入。“如果这样发展下去,这些古老的服饰工艺也就只有‘自生自灭’了。”梁汉昌感到一种紧迫感,“目前我能做的,只有用镜头记录下这些服饰,为历史保存资料。”

怀着这种对民族文化的使命感,梁汉昌不惜辞掉记者工作,奔走于山野之间,用照片呼吁更多的人关注和保护广西的民族服饰。

“我认为这些服饰应该很有市场,至少我就想拥有一套。”参观梁汉昌影展的一位王姓观众说,“这些是纯手工的蜡染和织锦,如果能让它们成为能赚钱的产业,那就不用担心这些衣服会消失了。”

广西博物馆常务副馆长吴伟峰认为,对民族服饰的保护,可以采取建立生态博物馆、确立传承人、鼓励民族工艺品的产业化开发等方式,而不是将其锁入展厅,“对民族文化的保护不应该是静止的、封闭的。如果民族文化能变成经济利益,就会有更多的人去传承这种文化,使这种文化在传承中得到保护。”他说,目前广西已加大了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鼓励对民族文化的产业化开发,形成民族文化资源开发和保护的互补。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