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全媒体播报·要闻 > 正文

少年“断奶期”易染上恶习 期待少年法庭落户广西

新桂网-南国早报记者 邓志勇

目前,全国已有8个省准备推选专门审判及帮教少年犯的少年法院试点。少年犯罪已成为影响社会治安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问题少年”让人担忧

南宁市民蒋先生是位关心社会的热心人,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南宁街头目击的一件触目惊心的事件。

不久前的一个周日晚上,他与女友从江南电影院出来,散步至江南路与福建路交叉路口的时候,只见20多个穿校服年约十六七岁的中学生,追着一个同样年纪大小的男孩。被追的男孩往电影院方向狂跑,被追上后,这伙少年对他一阵殴打。旁边一市场的保安见状过来干涉,那伙少年才一哄而散,消失在夜幕中。

蒋先生回忆说:“当时那场面和电影里黑帮打人的情形真像。”他说,看着这些少年拿着刀打打杀杀,在害怕之余还令他心寒和担忧,他呼吁社会应当关注“问题少年”的状况。

记者在江南路一带采访,一些店铺的老板告诉记者说,他们除了那天晚上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外,还经常会发现一些少年打架斗殴、偷扒抢劫。“他们的父母和家人为什么不管呢?学校为什么不教育好学生?”一服装店的周女士说。

记者从南宁警方了解到这样一个案例:一伙绰号分别为“拉哥”、“辉哥”、“阿刁”、“高佬”、“老嘿”的少年,在去年底短短18天时间内,就在南宁市江滨公园一带抢劫了8次,有时还是连续几天作案。这伙少年作案目标多为相同年纪的男学生,他们常是拦车后直接动手殴打骑车人,然后强行夺取自行车,有时还抢夺受害人身上的现金与贵重物品。抢来的自行车拿到收废旧店销赃,得钱后就一伙人去上网、抽烟、吃东西。抢来的钱用完了,第二天又聚集在一起伺机抢劫。

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失足成千古恨,少年犯罪大多是一步不小心就滑向罪恶的深渊。如何搞好少年犯罪的审判及帮教工作,让这些失足少年重获新生?3月23日,自治区高级法院刑一庭从事少年审判工作的3名法官前往柳州、桂林等地进行调研,并特邀本报记者随行采访。

柳州市一基层法院从事少年审判工作的法官介绍,少年犯罪主要是涉及盗窃、抢劫、伤害三大类,而犯罪的动机大都是因为一些小事。该市有一所中学的几名高年级男生将一低年级男生从自行车上推下后,将自行车推走卖了80元钱,后来被以抢劫罪逮捕了。灵川县一名刚满16岁的少年酷爱电脑,在学校的表现也很优秀。但因为自己的父母已下岗无钱给他买电脑,于是他便想到了偷。当法官去看守所提审时,他又悔又恨,绝望到了极点。柳州市一所中学的一名男生因失恋后心情不好,竟用刀捅刺9名同学,致使一人死亡,结果被判了无期徒刑。

“他们因一些小事贻误了自己的一生,让我们感到很痛心。”一名法官感慨说。

广西呼唤少年法庭

对日益突出的少年犯罪问题,柳州市教育局一名负责人深有感触地说:“现在柳州市有些中小学生,回家路上怕社会上的阿混打劫,住校生晚上不敢起来上厕所,社会上的这些阿混已严重干扰了孩子的成长。”这位负责人疾呼,社会各界应当加强对少年的帮教,对13岁年龄阶段的学生,更应该予以重点关怀,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二个“断奶期”,稍有不慎就会染上社会恶习。共青团柳州市委一负责人说,处理少年犯罪问题,不光是停留在审判阶段,应当既要预防又要进行判刑后的帮教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少年犯的判决,法院从帮教为出发点,判处缓刑的机率比成年犯高。但这些少年犯的跟踪帮教工作该怎么做?具体由谁来做?一直困扰着法官。从自治区高级法院到各地法院,不少从事少年审判工作的法官都盼望有一个专门审理少年犯的建制法庭,而目前广西法院系统的少年审判工作都“隐藏”在了刑事审判庭内,审理少年犯的法官很少有时间对少年犯进行跟踪帮教。如果有专门审理少年犯的法庭,法官们将会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对少年犯的审判与帮教工作当中去,从而更好地挽救一个个失落的心灵。

据了解,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994年就有了独立编制的少年法庭,是广西最早也是惟一的一个有建制的少年法庭。但在2001年,因为机构改革,这一少年法庭并到了刑一庭。目前,广西没有一个有编制的少年法庭。

自治区政协委员、区高级法院刑一庭副庭长邓崇荣从事少年审判工作多年。他说,目前,全国已有8个省准备推行少年法院的试点,这足以证明,少年犯的审判已受到了相当程度的重视。据悉,自治区高级法院此次调研广西少年审判工作,是为在广西法院系统建立少年法庭作前期准备。

新闻纵深

给迷途少年“指路”

灵川县法院最近两年来判决的200多名少年犯,重获新生后无一重新犯罪,这在全国的少年犯审判工作中是极为罕见的。这成绩的获得,与该院刑庭庭长康艳的帮教工作分不开。3月25日,记者来到灵川县法院,了解到康法官帮教少年犯的一则则故事。

灵川县城一初中男生晓义,因犯故意伤害罪被起诉到了法院。康艳了解到晓义家境困难,父母省吃俭用供他读书。晓义在学校是“三好学生”,因不堪他人的凌辱而致人重伤,走上了犯罪道路。

在每次提审时,康法官不断给他讲人生价值,“父母含辛茹苦供你读书,就是希望你有个美好的将来。而你现在却因犯罪接受法庭审判,你不觉得惭愧吗?”康法官严厉的批评教育,让这位迷途的孩子心灵震憾,他伤心地哭了,表示接受法庭的审判。

根据晓义的悔罪表现,法院给他判了缓刑。宣判后,康法官经过两年的跟踪帮教,晓义终于考上了一所大学。

南青在16岁那年父母离异了。面对家庭的变故,他恨父亲、怨母亲,开始逃学到社会上闲混,终因与他人合伙盗窃而落入法网。

他破罐子破摔,既不认罪也不听教育,连母亲都不认。面对这样一个失足少年,康法官寻找着打开这把心灵的钥匙。有一次,她与南青的母亲交谈时,发现她自从和丈夫离婚后,为了儿子南青和赡养老人,她干完农活后还推着三轮车叫卖。儿子被抓后,这位母亲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开庭那天,康法官故意大声对南青说:“你抬起头来,看看你妈妈。”南青慢慢抬起头,看到母亲时,他惊呆了:才几个月时间,母亲像老了十几岁。“妈妈,我错了,从今后我一定好好做人,将来一定孝敬您。”法院根据南青的悔罪表现,给予他减轻处罚。

吴明是独子,父母对他宠爱有加。由于娇生惯养,吴明为所欲为,最终因抢劫而走上犯罪道路。

案件起诉到法院后,康艳法官对吴明进行了苦口婆心的教育。在他生日那天,康法官特意将他从看守所提到法院,让他与父母见面,一家人相见抱头痛哭。从这以后,吴明的悔罪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法院本着“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对吴明判处缓刑。后来经过跟踪帮教,吴明彻底告别了阴暗的生活,重获新生。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